当前位置:福州上门按摩 > 按摩资讯 > 返回

此情此景不由使我想起曾经牵着父亲的手看龙灯的经历

  在医院找到婆婆时,她正精神萎靡地靠坐着椅子打点滴,花白的发丝随意拢在耳后,目光显得有些混浊,当我笑着出现在她面前时,婆婆顿时挺直身子招呼我。看着婆婆瘦小干枯的身体,握住她皮包骨头的冰凉的手,先前对她的一点点不满随即消散。
 
  本来说好早上让我带她来输液,不过当我送女儿上学后,七点刚过,走到婆婆家时,却是房门紧闭,心想可能她独自先走了吧,老人的心真难懂。于是我又匆匆忙忙坐车去医院,好在街道医院并不算大,我挨着各个门诊室找了两遍,最后在输液大厅里终于找到了婆婆,说心里话是有些不愉快,有人陪不好吗?还招呼也不打就自个来了,害得人家着急。但看到婆婆单薄的身子,我实在生不起气来。
 
  打吊针时间比较长,输快了老人又感觉痛,所以只能慢慢地输,看着吊瓶里一小滴一小滴缓慢掉下的小药水,坐在充满药味的大厅,身体健康的人也会觉得闷。婆婆执意让我先回去忙,说自己能行,我说既然来了就等输完吧,争来争去最后还是我的坚持让她无可奈何。在她换上第二瓶后,我趁空到附近超市、菜场买了些生活用品和菜,又回医院慢慢地等。
 
      输完走出医院,外面烈日高照,看婆婆微颤地样子,而我左手提了几大袋东西,右手又打了遮阳伞,没法搀扶,就说:“你还是用手挽住我胳膊好了,比较安全。”婆婆顺从地依着我伸手穿过我的臂弯,我们就这样慢悠悠地走过一片到处小石头的空地,穿过两个车来车往没有红绿灯的十字路口,路过一条繁忙热闹的街道,直到车站。这一刻我真正体会到什么叫“依靠”,无助时一点点给予就是依靠,茫然时一丝丝温暖就是依靠,此时我就是婆婆的依靠,虽然只是一段不长的路程。此情此景不由使我想起曾经牵着父亲的手看龙灯的经历,那终生难忘的亲情无间。
 
      前年的元宵佳节,父亲来我家作客,正好村里每年一度的迎龙灯盛会,晚上我们陪着父亲去看龙灯。这里迎的是板凳龙,由几百人背着放了灯笼的板凳连在一起,很长很长,前来观看的不止附近居民,更有许多驾车远道而来看热闹的城里或外地人,都跟着龙灯前行,场面颇为壮观。
 
  因为父亲不识字说不来普通话,而且初来乍到不认得路,于是我牵起父亲粗糙的手,生怕父亲走散了,父亲腼腆地像个小孩笑着说:“不用不用了,我自己会走,这么大人还会走丢不成。”我说陌生的夜里丢了可不好。父亲想缩手但还是被我紧紧地抓在手心,几位跟在我们后面的熟人窃窃私语,她们可能没见过女儿牵父亲的手吧,也许她们自己也未曾牵过。我自豪,那是我父亲,有什么难为情,有什么可指点的。书上多说父亲的手是宽厚暖和的,我也曾这么以为,直到那晚那时我才知道,父亲的手很冰很冰,我问父亲是不是冷,父亲说没有,父亲说手就是这个样子。
 
  岁月沧桑了父亲的容颜,劳累粗糙了父亲的双手,曾以为父母什么都不缺,原来他们缺少的是儿女贴心的关怀,我愿在父母有生之年给予他们心灵的慰藉,我愿在父母儿女远离的时候说出我心里的想念,我知道他们想要的只是我们平时一声问候。
 
  婆婆的手,父亲的手,都是冰凉冰凉的,其他老人的手也是凉的吗?希望天下每一位老人冰凉的手都能被儿女感恩的心温暖。

上一篇:我永远都忘记不了父亲那充满对生的渴望的眼神

下一篇:只凭着介绍人给的电话号码他们成就了一份好姻缘